[进击的巨人][团兵] 无意义脑洞二十八号

写在前面:D

1.  @鲜肉饼 肉肉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要当又好又新鲜的肉肉啊2333
2.我竟然赶上了,二月竟然没有挂空,太好了我至少可以自称我还有做到月更
3.基本上应该大家也习惯我OOC的常态,不过还是一样警告一下,您的好友OOC正在呼唤您(不



猫奴梗

“是那个猫奴杀手吗?”

这句话惊动了酒吧里的气氛,当事人自知或不自知的,酒吧里无数耳朵竖了起来,剑士收拢他们的剑鞘,魔法师抓紧了魔杖,若有若无的无数视线飘往了酒吧台上,坐在老板前面畅饮精灵鲜酿水果酒的男人正匡当敲打杯子附和同伴的声音。

“该死的就是那混蛋!”酒水洒的到处都是,男人挥舞他的短刀气势汹汹,“他除了掏光别人的宝石还会干什么,这混蛋!”

“听说席娜王城外境也有人惨遭他的毒手,你知道吗王城竟然为了一个小偷加强警戒,多少年没看过守卫的塔城巨龙在城外徘徊啦,太讽刺了。”

“别说了,你还不知道吗,独角兽团都惨遭毒手,他们的魔法师首席竟然被打昏过去,太丢脸啰,还敢号称王国第一,我都为他们惭愧……”

“自从独角兽团的上任团长过世之后团内的水平下滑多啦,又不是没人知道,现在连个三流小贼都可以搞垮他们,简直不忍心看啊……”

那边已经开始高谈阔论王国第一骑士团的风花雪月,接下来想必就会开始议论新上任的年轻团长的事迹了吧,不过阿尔敏对那些毫无兴趣,或该说他已经听过太多类似的讯息,作为一个时常需要各地游遍的商人之子,这些讯息早已耳闻多时,唯独一个专有名词勾起他的兴趣。

“猫奴杀手?”他勾起疑问,表情足够困惑,男孩已经知道酒吧的复杂性但也知道八卦在情报价值中的成分,他带出一副孩子的无知,眼睛眨啊眨,周遭饮酒的旅者们似乎被他带起了兴趣,纷纷跟着说上几句。

“听说是个剑士,非常强啊,没有人打得过他,似乎四处寻找能打败他的人,身边带着猫。”

“不不不,是个矮人吧,个子很矮,用的是斧头,我朋友的朋友有碰过他,绝对是矮人没有错,不过的确有只猫。”

“唉莫非是魔法师吧,魔法师才会带只没用的猫……”这厢还没说完,对面的魔法师已经喝醉了站了起来,对魔法师有什么意见吗这样高声叫嚣着,菜盘与鲜艳的酒汁喷洒,歪了方向的魔法四处乱窜,酒吧众人见怪不怪的看着各种屏蔽魔法各种叫骂声呼啸而去,男人们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他们高举酒杯吆喝,快上啊干掉他,他们哈哈大笑,看着带着几分醉意的骑士举高没撤去剑鞘的巨剑,而对面的魔法师似乎意识也不甚清醒,魔法飞来窜去就是击不中目标,急的旁观者们纷纷大喊,似乎迫不及待也要加入战局似的。

南方的酒吧和北方并不相同,这里贸易繁荣,游历的种族和职业更多,这样扭打在一起都是一片拼盘色的各种发色和体型的集合,阿尔敏张大眼睛,低着头似乎畏惧随手便把屋顶砸塌一片的呼啸魔法,不过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答。

“这样应该是个邪恶的人吧,宝石杀手之类的?”他困惑的自言自语,不过为何要叫做猫奴杀手呢,听起来简直有几分可爱似的。

“嗯……算是个邪恶的人吗,这比较难说吧?”替他接话的是路上碰到的流浪魔法师,对方一头散乱的长发扎成一束,虽然号称是玛丽亚的首席魔法师,不过似乎只有骗吃骗喝的作用,阿尔敏的父亲出于好心仍就让对方搭了便车一路前往罗赛,此刻阿尔敏本来以为一杯倒的魔法师正趴在桌上掩嘴呵呵笑了起来。

“抢夺别人的东西,是很过分的事情吧?”男孩眨眨眼睛。

“啊,是喔,就这方面是无法原谅没错,不过阿尔敏……”魔法师伸出带着手套的纤长手指,有鉴于他那手指上疑似还沾着他养着的两只猫索尼和肯乱七八糟的猫毛,阿尔敏小幅度的回避了,“嘘,听听,这世界上除了人类语言还有很多的东西呢……”

“唉,真是只幸福的猫。”在人类听不到的世界里,正冷眼旁观自己主人和别人扭打在一起的金色长毛猫说,他的眼睛湛蓝透亮,长尾巴一摇一摆,对于自己的魔法师主人已经放弃治疗,他俯身舔了舔主人大概没机会喝的小麦酒。

“别说了,相比猫奴杀手的猫,我们简直都是三等贫民好吗,你吃过绿翡翠吗!吃过南方海域的水晶花吗!至少老子我是没吃过啦!”愤怒大嚼闹成一团人们桌上小羊腿的姜黄色大猫说,他满嘴油光,对话还能这样一清二楚,魔法师们招唤的猫就是这么神奇。

“虽然他一杖打爆了我家老大的头,”靠近酒吧吧台的短毛白猫说,他伸展姿体,在主人的膝盖上盘据成一小团软球,“不过对方是个好人。”

“喔喔你亲眼见到他啦!”姜黄色大猫坐起,难怪他没吃过宝石,金色长毛猫想,他光吃人类的食物已经吃出两大坨软肉了,我是主人我也不会赏他宝石吃。

“是的。”白色短毛猫说,他年纪很轻,讲话语气很兴奋,“天啊你们没看到,那真惊人啊,我主人的魔法也很不错的呢,整个狙击阵都展开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样的人,完全不畏惧直接冲了进来。”

“──然后用棍子打破了你主人的头。”

“嗯……对啦,真残暴啊,速度好快我都追不上啊。”小白猫说,不过他满足的舔舔前肢,表情特别大义凛然,“但他抢了主人的宝石之后,当他听到我没吃过红晶石时,他把主人要拿去铸剑的宝石给了我。”漂亮的蓝眼睛闪闪发亮,看起来狡猾而优雅。

啊,被投喂了吗,金毛猫与姜黄猫同时得到结论。

“真幸福啊,作为猫奴杀手的猫,肯定是吃着宝石享受人生的吧。”

“听说是因为他的猫很虚弱才靠这种方式抢夺宝石来养猫的呢。”

“真好啊,我也觉得很虚弱呢,每次跑步起来都觉得特别累,但还是只有老鼠吃啊。”姜黄猫说,萎靡的趴在桌上。

肯定很累啊,另外两只猫想,负重不轻嘛,他们苛薄的得到结论。

啊,原来如此,难怪被称为猫奴杀手。

这样深爱着自己的猫,被称为是个猫奴的宝石杀手,简称猫奴杀手,感觉是个很有趣的人啊,在猫咪们不知道的世界哩,正有个人类竖起耳朵倾听他们的对话,自称玛莉亚首席魔法师的怪人用双手托住下巴,他脚下正躺着索尼和肯,这两只猫从头到尾都没加入对话,他们本就不是猫,只是外型被魔法局限在猫咪的形貌之下,这是多么惊人的魔法,在场尚未有人明白。

“肯定是个有趣的人,”魔法师说,一偏头躲开胡乱甩过的盾牌,他俯下身注视一脸茫然的阿尔敏,“嘿,阿尔敏,像你这样有天赋的孩子,有一天一定也会看到的,那样的世界,也许你也会拥有你的猫,”望着孩子一脸啊放弃治疗了的表情,魔法师笑着踢了踢桌子,“你会拥有独一无二的眼界,会有特殊的力量,去做任何你想要的事情。”

“也许到那个时候你就会感到好奇,究竟有什么事是你真正想要去做的吧!”魔法师突然捧腹哈哈笑了起来,或许是男孩眼里直白的困惑又或许是一杯从他背后迎面洒下来的小麦酒,而整个酒吧声音喧腾,欢乐无比,掩盖了瘦小男孩穿梭的声音,他笔直走入酒吧,步态轻缓,那些飞洒而过的酒水和轰隆作响的餐具与木桌都没沾上他的身型,只有斗篷轻微的摩擦声在空中震荡,他放下金币取走了酒吧里贩卖的食粮,当他离开门口时,并没有人注意到,正有一双晶莹剔透的蓝色眼睛从斗篷的隙缝向外窥视。

蓝眼睛白色身体的短毛猫窝在男孩温暖的怀中,眼睛深思熟虑,似乎看穿了太多可能性,不过接着他闭上眼睛,依偎在这世界上最厉害的宝石杀手怀里,昏沉的陷入沉睡。

 

-----------------------------------------------

 

魔法师的猫,那是特殊而例外的存在。

和招唤术士所呼唤出来的魔物们并不相同却又不等于人类的宠物,魔法师的猫来自命运滚滚千丝万缕的缘分,也源自彼此相似的波长呼唤,有些魔法师终其一生都无法找到值得他们托付真名的对象,就如同猫咪履历人间却未必能找到愿意为之停留脚步的特殊之人。

“所以说,给我珍惜啊!”年少的骑士正愤怒的挥舞木棍,他还没通过职业考试,还无法得到匹配的双手剑,而正被他训斥的男孩拖着脸颊,表情特别无趣。

“问题是,让,我是勇者喔?”

“所以说只有你这白痴会去报名什么勇者职业!”

只有万中选一才会中选的机会,而且阵亡率奇高无比,通常每个特定大陆才能选出寥寥几位的特殊行业,如果不是拥有诸如:超高人气、随意翻动他人宝箱的特权、能够在好友栏加上魔王等等特殊权力的话,恐怕报名人数会每况愈下吧,但多亏近几年来吟游诗人重拾老梗,再次想起勇者这万年不退烧的题材,他们歌颂冒险与远行,终于还是让一些小鬼掉入年迈的陷阱,在勇者工会前面早早排起了队。

“让,你不明白吧,只有勇者才有机会不靠申请前往各种区域,不论是精灵封锁起来的森林、巨龙的地穴、甚至是海之外,只有勇者才能前往啊……”男孩绿色眼睛散发光彩,曾经在远古书籍描述移动的森林,树林拔根带领整座生命前往密海尽头,那苍翠生机勃勃的绿色正浮现在男孩眼中,随话语缓缓燃烧,他内心澎湃,还有那么多的兴奋之情必须说出口,却在这时注意到脚上一股热度,原本趴在他脚上的黑色猫咪抖动身体站了起来,姿态优美的母猫身型修长,尖耳朵颤了颤。

艾伦低下头注视猫咪黑色的大眼睛,“所以我说,我要去的是那样危险的地方喔,这样你也要跟上来吗?”

猫咪的眼睛黑色沉静,似乎氲浴了世界上最沉默的那片黑夜,却在男孩低头时看见里头绽放漫天星辰,无望无际,黑猫亲昵的舔了舔年轻勇者的手,浑身黑毛柔顺,唯独颈子上人类为他系上的一条红丝带带上一丝俏丽。

“不错嘛,你肯定是一只勇敢的猫!”艾伦满意的发表他的感言,因为他意外打破强加的召唤阵而挣脱契约的黑猫温顺的看着他,随即用上两只前肢轻轻踩了踩勇者的脸颊,黑猫凑上前来,亲了艾伦鼻头一口,眼睛快乐的闪闪发光。

“啊啊啊可恶为何是选择你啊!!”

“让你果然是猫奴吧。”

“给我闭嘴你这赶着送死的家伙,”让蹲了下来注视艾伦手上姿态优美的黑猫,“为何会选择这种家伙啊,明明看起来是个聪明的家伙啊。”

不理会让的逗弄,黑猫一下跳离让手边,绕到另一侧紧紧依偎着他年轻的主人,黑猫眼睛里的思绪无人能懂。

“米卡莎你就让让摸一下吧,看起来怪可怜的。”

“你这混蛋别可怜我啊!”

“不过话说回来你要考的是圣骑士也无法招唤猫的嘛。”年轻的勇者尚未精通战斗的方法,不过他迅速的给了他的好友致命一击。

“你这家伙要打架是吧,拿起你的破剑!”

“什么破剑这可是……!!”这样愤怒的争吵了起来,年轻的少年挥舞着他们还称不上任何职业水平的武器扭打在一起,想必待会就会互相扯着衣衫在地上打滚吧,黑猫这样想道。

黑猫还相当年轻,他曾经因为过于轻敌而踩入人类的陷阱,成为魔法师招唤的材料,虽然魔法师公会致力于保障魔法师与猫咪双方订立契约者的权利,但特殊的猫能成为魔力递长的契机,甚至能帮助魔法师提升法力,仍有少数心怀不轨的魔法师会选择违反猫的意愿去订定契约。

米卡莎很幸运在那一瞬间看见年轻的男孩为了自己举刀,毫无关联只是为了一只猫那样奋战,那样的场景足够一只特殊的猫交出自己一生仅有一次的信任,他的名字与并肩一生的权利。

他的主人还年轻,尚未明白何谓恐惧与沮丧,而猫向这个世界发誓,他将会带领他的少年走向外面的崭新世界,去成为无人能明白的存在,也许是将留在史书上一行特殊痕迹的,黑猫还没想到那么远的距离──

不过这次艾伦的任务是必须击倒占领了山穴的盗贼群……

米卡莎陷入纠结,不知该如何告诉艾伦他已经嗅闻到空气中的味道,让猫咪已经看见了那样的画面,在迷宫般互相穿梭的穴道中,正横躺着各式各样盗贼仆街的壮烈场景,而他们的首脑正躺在他的宝库前方,地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战斗的痕迹,唯独那个被挖掘一空的宝藏库看起来格外刺眼。

恐怕艾伦想得到的通往石林的钥匙也被对方抢先一步取走了吧,米卡莎这样想道,不过他并没有点破,年轻的黑猫回头凝视这一群孩子,他们都还年轻,没有一个人拥有确实的职业,却越级挑战了这样过于困难的任务,如果没有人抢先击倒盗贼,恐怕米卡莎就得自己出手了,这样迟早会暴露自己并非普通魔法师的猫的模样在艾伦面前,而现在有人先于自己代劳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

黑猫匍匐下身子,阳光在他身上打下温暖而艳丽的颜色,在他的红色丝带下面正带有一个鲜艳的契约符号,烙印在他身上,一路直达灵魂,那是那个无意间驱逐了强制定下契约的魔法师、闯进法阵中的男孩所不明白的符号,那将人与猫互相捆绑,互相交换名字与一颗跳动的心脏。

拥有一个将陪伴你一生的对象,那究竟是幸与不幸,究竟意味着什么,此时黑猫米卡莎自己都还未得出结论。

当然,在更远的地方,握有石林黑钥的少年自然也没有得到结论,或许他从没想过这么复杂的问题。

贵重的钥匙被少年放在未来可抛售物品的包袱里,这里是特斯特南端,宏伟的巨大峡谷将视野一望无际向外拖拉而去,远远延伸直到夕阳的那一端,少年将双脚挂在高空之中,在夕阳下打下一片残影,他背后的绿色斗篷正迎风飞舞,是即将振翅高飞的雄鹰,那样高张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此刻还幼小稚嫩,尚未足以滚动那些巨大的命运齿轮──当然命运是一回事,对猫奴来说有更重要的事。

此刻还只能以猫奴杀手形象闻名的少年膝盖上正匍匐着一只短毛猫,猫死抿着嘴正在与世界对抗。

“不可能,利维尔,我吃不下了。”猫翻转身体不停地扭动,软绵绵的肉球正在与上方空降的宝石对抗。

“说什么呢,一点肉都没长……”

“有腹肌!”

“明明只有排骨啊,”少年用刀柄捅了他的猫一击,不论是物理上还是心灵上的冲击都击沉了他的猫,“那天酒店那只姜黄猫就不错,”名为利维尔的年轻魔法师神情憧憬,“长的真壮,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只有宝石难道不够吗?”

“你怎么看上那只胖猫的!?”埃尔温神情惊恐,“我连他的肋骨都看不到了,也没有腰线!”

“说什么呢,不是看起来很健康又有肉吗,”他的主人再次给了白猫一击,“你就什么都没有嘛。”

从来没想到会在这种程度上被否定的魔法师的猫受到了严重的精神伤害,再也无法抵抗主人再次往他嘴里塞的宝石碎片,虽然想抗议已经再也吃不下了,不论是胃袋,膨胀的魔力都快超越负荷,但他的主人,多年前在招唤阵那一端一脸震撼看着他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起来,即使用那样好笑的名号都闻名全大陆的利维尔正用刀刃浅薄的小刀削刮宝石,刀刃的特性特殊加工过,让宝石能轻易在手上成为干净利落的薄片──利维尔还不知道未来某间餐馆主人将会从这种手上功夫得到启发,发明将马铃薯断片拿去炸的美食──此刻这位世界闻名的猫奴只是专心致志的将宝石削成小小一块,一点一点的往他的猫嘴里塞。

像你那样虚弱的家伙,那么大块的宝石是咬不动的吧,被这样擅自认知了,把宝石切成小块小块的喂食,最一开始埃尔温怀着失去大口咀嚼宝石快感的惋惜,但久而久之便渐渐也习惯上这种相对薄脆的口感,究竟是口味变了,还是因为每一次利维尔为他切割宝石的神情触动了猫咪心中最柔软的一块,那便是哪怕埃尔温本人都早已不得而知的答案。

“虽然说那只姜黄猫不错,”在猫的上方,主人的声音正轻轻回荡,“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最好的。”少年坚定的嗓音,和着遥远边界蔓延而来的风声,显得那样理所当然而傻气,但埃尔温只是弯起嘴角,他的眼睛低垂,宝石的美味以及此刻温缓的感情正在他心口跳跃。

“走吧,利维!”

在猫咪猛然开口的同时,利维尔脚上的白猫一蹦而起,像吹气球那样,柔软的小身体膨胀开来,简直是傻气又可笑的,猫咪的身体放大了无数倍变成宛若马车那样巨大的体型,但那可爱的尖耳朵和大眼睛还挂在那里,就算去竞争最萌骑宠都没问题,猫奴……啊不,他的主人肯定的想道。

“你拿到黑钥了吧,虽说一般只是把他当作普通的秘境探险地,但也有非常珍贵的东西埋在那里,”巨猫虽然有着那么可爱又可笑的外表,话语却认真的不可思议,他弯折前肢,匍匐下颈子,那明明只是一个让主人方便爬上去的动作,却无端看起彷若野兽在宣告他的忠诚,“去取得你该取得的东西吧,利维,我说过的,我会让你成为最强的魔法师。”

然后他颈子的白毛被扯了一下。

“你跑不了那么远的距离吧,再吃一块?”塞在巨化版猫鼻子前的红宝石鲜艳的胆战心惊。

“我不是说了吗,我很强壮的。”带着苦笑的低沉嗓音震荡,这只最萌骑宠候选喵已经开始在旷野之上奔跑起来。

利维尔未曾拥有过其他的猫,他甚至没养过宠物,而万幸或不幸的,这位年轻的少年在魔法师的天赋上奇差无比,以至于在这一刻,即使离的这么近他都无法察觉,在他身下震荡的魔力早已超越任何魔物所能持有,这一刻奔驰向后飞逝的飓风已经连旷野的暴风都足以划破。

他正拥有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猫,此刻的利维尔还未明白这个事实──因为猫奴要担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不然到了目的地我多削两颗黑曜石给你吃?”

“饶了我吧,利维!”



-------------------------------------
记得跟寿星说声生日快乐喔,说的话就会有…应该有…大概会有后续吧(眼神飘移XD


评论 ( 31 )
热度 ( 56 )

© zoologies | Powered by LOFTER